中国普惠金融和小贷公司如何发展,听听大咖们怎么说2019.10

9月17日,高信隆集团举办十周年庆典,我们邀请到了国内外六位行业专家参加此次庆典中的超级对话环节,超级对话环节的讨论主题是:中国普惠金融和小贷公司的发展及未来。在近两个小时的主题阐述与观点碰撞中,嘉宾们围绕普惠金融的发展、小贷公司成功的因素、客户赋能等核心内容进行深入剖析与讨论。会场思想亮点不断涌出,行业干货纷纷道出。


以下是来自现场的第一手资料整理与分享。


嘉宾简介:

丁宇(主持人) 联合国资本开发基金数字经济专家


Christine A. Engstrom  亚洲开发银行私营业务局金融机构处处长


Michael Schlein  安信永首席执行官兼总裁


申秀文  内蒙古银行呼和浩特分行行长      


林锋  国内微型金融领域早期探路者


刘澄清  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秘书长


丁宇:既然是总结过去展望未来,我们先从宏观开始讨论,我们讨论的第一个问题是最近10年中国和世界范围内普惠金融的发展分别有哪些趋势和特点,普惠金融在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发展有哪些相似和不同点。

    

Michael Schlein:从全球的角度来看普惠金融领域在全世界取得了迅速的发展,在中国有22500万人还没有获得金融服务的可得性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在全球有17亿人无法获得任何的金融服务的可得性,还有13亿人他们获得的金融服务质量并不高,所以说全球加起来一共是30亿人根本得不到很好的金融服务,过去我们一直都非常关注普惠金融的可得性和普及性,我们现在需要有相关的机制和技术来帮助我们进一步的发展。


在过去的几年当中也有些令人担忧的局面,包括发展中国家的储蓄率其实是在下降的。在中国,尤其是阿里巴巴、腾讯、百度这些非常巨大的公司在过去几年取得了飞速的进展,在中国可以获取很多全球的服务,在中国使用同一个平台可以获得很多服务,这是非常强大的工具,我们如何利用数据和数据分析工具,帮助我们触及到这些小微企业,这是我们高信隆和小贷公司非常重要的工作。


丁宇:下面请Christine A.Engstrom从国际宏观的角度为我们介绍一下国际上小贷公司成功的经验,以及提出一些建议。


Christine A.Engstrom:小贷行业我觉得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,我们需要进一步的提升,我们要把城市和农村进行对比,中国和其他国家相比不太一样,因为还是有很多的普惠金融工作需要在农村进行开展。普惠金融在印度的农村取得了非常迅猛的发展,在柬埔寨也是如此,很多小贷业务都是来自于农村,这是非常不一样的模式。包括小贷在内的普惠金融和高科技进行更好的结合后,我们看到了很多的进展,很多的成绩,现在很多公司都使用了高科技来解决不良贷款的问题。


申秀文:小贷公司试点从2005年人民银行总行倡导开始,包括内蒙古自治区在内的5个省区开展试点,当时2005年、2006年、2007年成立了7家小额贷款公司,这项试点得到了非常广泛的关注,在这种广泛关注的推动下,我想大家印象最深的就是2008年中国银监会出台了一个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文件,以这个文件为标志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在中国如火如荼飞速发展。


从试点开始一直到现在十几年,小贷公司产生了非常大的分化,有一部分发展得非常好,坚持下来了,有一部分随着市场的发展有生有灭,有的是半死不活的状态。我个人认为普惠金融、小贷公司的政策没有问题,只是在执行的过程中,部分微观主体执行的理念、实际的行动有所区别。


小贷公司成功的关键因素,我认为很简单,应该说是叫知易行难,小贷公司小额分散,你要做小的、微的,要是能够坚守这一点的话,小贷公司都应该发展起来了,没有坚守这一点,很多公司就随风而去了,但大家都知道,真正坚守这一点非常难,像以高信隆为代表的公司就是知行合一,实现了小贷公司的成功。


林锋:我理解的小贷公司的成功的因素,我分三个层面,我觉得第一个层面是在股东这个层面,首先股东要有一个正确的利益诉求,这就决定了小贷公司选择的方向,因为这个方向也决定了选择什么样的团队,所以第一个层面是股东、方向、团队这个层面。


第二个层面就是执行的层面,就是执行的定力、战略的定力,团队在执行过程中会遇到很多的困难,也会遇到很多的诱惑,觉得这样的贷款赚钱,觉得那样的贷款赚钱,就是自己的贷款不赚钱,所以团队执行的定力很重要。第二个层面还包括组织能力的建设和积累。


第三个层面我认为在外部,比如说监管的政策,比如说社会的基础设施,比如说市场的综合环境,这个层面客观上来说,我觉得在中国是有优势和劣势的。当然我们监管的政策有一些波动,我们的市场的环境也存在一些一哄而上、比较混乱的、鱼目混杂的情况。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下,一家小贷公司想要取得成功就是刚才提到的三个层面。


丁宇:小贷公司不是银行,是非存款类机构,因为毕竟是用自有资金放款,是一个市场行为,我们非常想了解国际上类似的非存款的公司有什么样好的商业模式,也许国际上的优秀的商业模式会给我们一些启发。


Michael Schlein:我们获得更多的数据,就可以更好地了解客户,我们可以通过完全不一样的方法更深入地了解客户的情况,在全世界有很多的创新可以引进中国。我在墨西哥访问了数字借贷平台Konfio,他们可以利用5000个不同的数据点了解中小企业,在网上给他们进行借贷,他们获取的数据比其他的公司都要多,他们的贷款速度也要更快,银行从来不会给这些中小企业贷款,但是他们可以。    


丁宇:我们认为要想解决社会很多的问题,唯一的方式就是加强技术进步,下面我们将讨论如何使用技术为客户赋能。


林锋:我特别惧怕技术崇拜主义,所有的技术要为我所用,一定要人和技术相结合,比如给一个农民推送一个链接去让他下载APP,农民肯定是不会相信的,这就需要我们的信贷员去和他产生链接建立一种信任。建立这种面对面的信任后,才能带来机构和客户之间的日复一日的情感累加。技术和情感相结合我们才能为客户提供长期的更精准的服务,所以所有的数字化、互联网化,我认为都是一个基础,必须要为我所用,必须要人和技术相结合。


申秀文:对于新的技术,我们虚心学习但不迷信,如果你学习新的技术不能和自身的实际相结合就很难消化,为我所用必须本土化。如果离开数字化,我认为大批量做小微贷款是非常困难的,所以我们也在积极寻求新技术给我们银行赋能,把我们的小微企业贷款发展起来。


丁宇:我们要以客户为中心,不光是赋能,也涉及到保护的问题,我们看到过渡地滥用金融工具,导致区域性过度负债,给我们社会稳定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,请各位嘉宾以客户为中心的角度谈一下你们目前的看法。


Michael Schlein:关于客户保护,我们安信永做了很多人性化的设计,金融科技公司现在也发现他们必须要有更多人性化的设计,产品的设计要以客户为中心的,我们也和大都会基金会合作,我们看到许多金融服务的产品都是以客户为中心开发的。


我们的愿景就是金融健康,我们不仅要普及金融服务,我们真正的目标是个人能够用健康的方式利用这些工具。还有关于小微企业的健康方面,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健康合理地提供服务,才能让他们进一步发展。


林锋:小贷公司是要做拥抱变化的长期主义者,市场、技术、客户永远在变,这就需要我们有能力去调整、去叠加,叠加的逻辑就是你要做一个长期主义者,不是今天做这个,明天做那个,而是长时间做一件事情,简单的事情重复做,重复的事情认真做。在某些领域长期深耕,可能会有自己的话语权和优势。


刘澄清:我们做的很多数字化的实践告诉我们,很多创新是不负责任的,所以客户保护的7项原则跟大家分享一下,一是合适的产品和有效交付,二是负责任的创新,就是避免客户过度负债,三是透明的报价,四是要尊重客户,五是客户的隐私保护,六是利率也要透明,七是有效的投诉机制。我觉得合适的监管可拯救一个行业。


丁宇:小贷公司我认为可以良好地活下来就是英雄,大家不要看不上自己,跟银行相比你积累了大量的市场经验,这是非常有价值的东西,我们中国拥有最丰富的数字经济的场景,这就给了我们巨大的市场和有趣的市场,我们不要忘记我们的定位,每一家公司必须要进行市场细分,不要试图服务所有人,必须要对核心客户有一个清晰的定位,做好细分市场。


小贷公司一定要把自己拥有的行业经验总结提炼出来,为存量客户深度服务,现在流行以客户为中心进行一系列设计,想一想能不能为客户建立一个新的数字化生态圈,在这个过程中获得相关数据,提升整体服务能力,我相信未来是很有机会的,但是一定要做到线上和线下的紧密结合。